欢迎来到东营区第三中学教育集团!今天是:2020年11月27日  (农历十月十三) 星期五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园信息 教学教研 德育之窗 团队生活 教工之家 办学特色 平安校园 家校合育
教学教研
教师风采教研动态课题研究教师论坛教科研成果学科资源教学动态
校园公告
学科资源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教学教研 >> 学科资源
论汉代辞赋中的“士不遇”主题
时间:2020年10月30日   阅读:12次

摘要:“士不遇”一语出现在文学作品中,最早见于董仲舒的《士不遇赋》。汉人对不遇的歌咏,其表现手法甚至语言,主要源自屈赋。按照与屈赋的相关程度,可以分为三大类。尽管不及屈赋庄严绚烂,汉人的歌咏尤其是《答客难》一类的作品,仍然是士人追求自我完成这条人文之路上的一道奇丽光彩。

关键词:士不遇;生命困境;片段化;客难主答


如果说,描写京都、宫苑、游猎的大赋,以其恢宏壮阔展现了汉人心灵世界的广度;那么,抒写不遇之感的小赋,则以其幽愤彷徨展现了汉人心灵世界的深度。“士不遇”一语出现在文学作品中,最早见于董仲舒的《士不遇赋》。此赋开篇便发出“呜呼嗟乎!遐哉邈矣。时来曷迟,去之速矣”[1]P146)的强烈感慨,然后围绕着“生不丁三代之盛隆兮,而丁三季之末俗”[1]P146)的人生遭遇,设计了种种出路又一一加以否定:“屈意从人,非吾徒矣。正身俟时,将就木矣。……皇皇匪宁,祗增辱矣。努力触藩,徒摧角矣。不出户庭,庶无过矣。……藏器又蚩其不容。”[1]P146147)如果屈己以从人,则会迷失自我。欲自守以俟时,但个体生命又太短暂。彷徨无益,反抗伤身。足不出户似可远祸,然而生在如此浊世,士人甚至连退藏的权力也没有。伴随着对人生出路苦苦寻找的,是不知何去何从的叹息:“虽日三省于吾身兮,繇怀进退之惟谷。……退洗心而内讼兮,亦未知其所从也。”[1]P146147)作者以自身的彷徨无归表现了因生不逢时而无法自我完成的痛苦,并以“士不遇”名篇。所谓“士不遇”,首先承认了士人生命价值的完成需要一定的外在条件;“遇”表明了这种条件的可遇不可求;而“不遇”,则是士人的普遍感受,包含着士人既无辜又无力的深切体验。《士不遇赋》对生命困境的思考,与先秦诸儒的思考消息相通(对于先秦诸儒对人无力自我完成的困境的思考,笔者有专文详细讨论(见《论先秦儒家性命思想的演进》,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》,2008年第1期),此处不赘言。);而其表达时所采用的主要手法甚至语言,则直接来源于屈原对自身遭遇的歌咏。

士生于世,世既有可能为士之自我完成提供必要的条件,也有可能成为无法回避的阻碍。贯穿屈原作品的,正是作者与世之间的激烈冲突。除了“世”之外,屈原还经常用“众”、“俗”、“时”等词来表述冲突对象。“世”一词强调了冲突的社会性与对象的整体性,而一旦将冲突聚焦在特定的社会身分上,则处在社会组织结构中心位置的君王,便首当其冲成为了冲突的对象。《离骚》一开篇,屈原便从家世、生辰等角度写出自己的“内美”与“修能”。在他看来,皇天无私,付天下与有德者,臣子好修,君王求合,方能共成大业;故其理想便是该辅明君,与为美政。但在现实中,他却发现自己遭遇的是不察民心、听信谗言、反复无常的昏君:

怨灵修之浩荡兮,终不察夫民心。[2]P6

荃不揆余之中情兮,反信谗而齑怒。[2]P4

初既与余成言兮,后悔遁而有他。余既不难夫离别兮,伤灵修之数化。[2]P4

这种对君王直接、激烈的批评,成了以《离骚》为首的屈原作品的一个突出的内容。围绕着社会组织结构中心的,是与之同质的种种成分,合称则为“世”,就数量而言则是“众”,加以价值判断则曰“俗”。正如屈原所描写的,在昏君周围,是为数众多的结党营私、贪婪嫉妒的小人,世俗溷浊幽昧、善恶不分、随波逐流。屈原的前后奔走虽然只是痛感于岁月飘忽、民生多艰而急欲致君尧舜,但他的用心并不为众人所理解。在屈原与当世之间,是不可调和的冲突:


固时俗之工巧兮,偭规矩而改错。背绳墨以追曲兮,竞周容以为度。伅郁邑余侘傺兮,吾独穷困乎此时也。宁溘死而流亡兮,余不忍为此态也。[2]P7

鸷鸟之不群兮,自前世而固然。何方圆之能周兮,夫孰异道而相安?屈心而抑志兮,忍尤而攘诟。伏清白以死直兮,固前圣之所厚。[2]P7

阽余身而危死兮,览余初其犹未悔。不量凿而正枘兮,固前修以葅醢。增歔欷余郁邑兮,哀朕时之不当。[2]P11

“俗”前加一“时”字,强调了世俗的随波逐流,毫无操持。而“吾独穷困乎此时也”、“哀朕时之不当”的感叹,则通过人存在于时间序列的偶然、不可选择,表现了个体生命对自身所处环境的无奈。屈原也知道生逢乱世,忠直反自为患,但他不愿背弃自己的追求,最终选择了结束生命的方式捍卫自己最后的权力与尊严:“謇吾法夫前修兮,非世俗之所服。虽不周于今之人兮,愿依彭咸之遗则!”[2]P6

屈原与世之间产生激烈冲突的根本原因是,后者的昏庸恶俗阻碍了他对自身美好内质的完成。只有在此意义上,才能理解他何以如此愤懑不平、痛苦彷徨。在屈原对自身遭遇的抒写中可以看到,其追求高远、执着而纯粹,守志自沉更是用生命做出的自我验证,其志向、行为,正是追求化成天下的士人的典范;而他对君王昏庸、群小谗蔽等世俗情态的揭露,也正切中君主专制政治的大弊。这使屈原对不遇之感的抒写,远远超出了对一己遭遇的纠缠、对个人情绪的宣泄,深刻地揭示了人之不能自我完成的普遍困境,遂为中国文学开创了“士不遇”主题,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上一篇: 学霸教你如何学好初中英语?
下一篇: 写日记的“四字法”
版权所有:东营区第三中学教育集团
备案号: 鲁ICP备09105435号
技术支持:东营远见网络公司
站内搜索:
东营区三中教育集团公众号
东营区政务公众号